« 疾惡如仇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淡斑又美白的滋補肌膚食療粥 »

2017年6月 6日 (火)

這就是,我小時候春天特有的味道

春天來了,伴隨著我的不僅有花的顏色、果的香味,還有小時候在老家那難忘的往事。小時候,老爸老媽外出工作,我就一直在老家住著,是爺爺奶奶一手把我帶大。孫子輩的我最受寵了,爺爺奶奶有什麼吃的都讓我先吃,這也是中國的爺爺奶奶對孫子孫女的愛的最直接澳門旅遊的表達,而我對這份愛也銘記於心。回想起來,小時候爺爺奶奶對孫女的愛依然歷歷在目,仿佛就在眼前——
比如說,過清明節。在老家時過的清明節,沒有現在那麼多花樣,就是掃墓,采艾草做清明果。年年如此,也不曾膩煩。在清明節來臨之前,奶奶就會帶上我到田野邊上采艾草,對於那時的我來說,我的任務就是看著奶奶采回來的艾草,時不時采釆好看花別在耳邊什麼的。儘管如此,奶奶還是很樂意教我辨認哪種是艾草,想著孫女長大了可以給她做清明果吃,那可就享福了。我也是嘴上說知道了,事實上也並沒有用心辨認哪種綠色的植物是艾草,因為總想著有奶奶在呢,那用的上我幫忙啊!艾草采好了,帶回家後,我就幫奶奶將艾草一小顆一小顆地清洗著,清冽的山泉水使人感到甚是舒爽。然後,看著奶奶再把這綠油油的東西倒進大鍋裏煮。這時候,我也只會在旁邊往灶裏添添柴,奶奶也總是樂呵呵地對我笑。艾草煮爛之後撈起來,奶奶就把煮爛了的艾草再切,切得碎碎的,然後和上糯米粉擀成面皮,再像包餃子一樣包上我喜歡的餡料,清明果就這樣大功告成了;再上鍋蒸,在蒸汽的作用下青綠的清明果就得道成仙了。奶奶就這樣,用綠綠的清明果來迎接清明,迎接春天,迎接子孫的笑顏。
又比如說,我和爺爺一起挖春筍。在春天,和爺爺一起挖春筍是最值得懷念的了。春天來臨之際,老家房子後面的那片竹林重現昔日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,土下那些新的小生命蠢蠢欲動、使勁往上鑽。在它冒尖的時候,我和爺爺就一起出動了。爺爺扛上他的老北海道旅遊鋤頭,我扛著一個小簸箕,嘿嘿咻咻的跟在爺爺屁股後面,唱著在幼稚園學的兒歌,即使唱得跑調、不成調,爺爺還是特別捧場說唱得好、唱得好!到了竹林裏,爺爺看好竹鞭的走向,一鋤頭下去,一聲悶響,再來幾下,土就已經被刨開大半,筍也露出了大半個頭,爺爺看到筍樂呵呵地笑著把這頭筍“抱”出來,放在我的小簸箕上,傻傻地跟著一起笑。刨完筍之後,爺爺又把土埋回去,期望著明年有更多的竹筍長出來。不一會兒,我的小簸箕上就有了好幾個筍了。爺爺說:“筍夠了,回家吧”。於是,我們爺孫倆就打道回府,讓奶奶炒了吃。雖然,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山珍海味,但是,爺爺、奶奶和孫女共用天品牌監測倫之樂,卻別有一番風味,勝過任何山珍海味。
……
這就是,我小時候春天特有的味道。

« 疾惡如仇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淡斑又美白的滋補肌膚食療粥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pp.f.cocolog-nifty.com/t/trackback/2393518/70780792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這就是,我小時候春天特有的味道:

« 疾惡如仇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淡斑又美白的滋補肌膚食療粥 »